惠州大型的惠州书法培训墨韵以质量教学求发展

2020-01-15 14:58:43 - 次阅读 稿源:g3IMG.com AD

从进入浙江美术学院读研究生起,我与书法结下的不解之缘,最初也是最近的研究领域,就是“高等书法教育”。世俗的说法叫“起家”“看家本领”中,首推的就是教育(教学)研究。后来的“创作”如“学院派书法创作模式”(包括世纪之交以来的“阅读书法”“民生书法”“书法史记”……),“理论”如“书法学学科研究”(包括后来的书法美学、“史观学派”、比较书法学……),其实都是从高等教育土壤中成长、蜕化、延伸而来。换言之,没有高等书法教育及教学所引申出来的严格的规范意识和逻辑性格,所有后来几十年的多方探索,都会变得如无源之水、无本之木一般,凌空蹈虚,于实际并无什么意义。

关于第一点,可以列举的事实,是陆维钊先生本身是大学中文系出身,他在教学大纲、课程设置、课堂教学规范、教案、教学法、教材、考试等方面有着严苛的规范要求,甚至还为这样的教学规范实施,而与多位画家出身重个人经验传授、上课比较随性的美院教授在观念上有分歧冲突。在很多情况下,美院教授之与画院画师似乎是同一个思维类型;而陆维钊先生却是个老资格的、坚定不移的优秀教师。因此他在美院的努力,就带有了众醉独醒、鹤立鸡群的意味。而我们后辈正是继承了他的衣钵,在高等书法教育研究方面不断提出从基本规范到与时俱进,走向新规范的确立等一系列的成果,薪火相传,绵延不绝。

陆维钊先生用他杰出的一生告诉我们两个要领:{}第一怎么教?必须有规范的“教”而不可随心所欲,单凭原有的书画家式师徒经验授受肯定不行,要有教师意识。 第二教什么?教艺术而不仅仅是教写字。教的应该是书法的艺术语言表达,要有书法艺术意识。 这两个意识,是我们今天研究高等书法教育的无上准则。故而从1985年至1989年期间,我第一次在浙江美院当书法大学生班班主任时,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要继承贯彻陆维钊恩师的遗志。他的“教师意识”在美院这样的专业院校中显得尤为凤毛麟角、弥足珍贵,但在当时政治运动不断、斗争哲学盛行的时代中,他的理想几乎无法实施。那么我们就从这个切入口入手,研究“大学书法专业教学法”,撰著《书法教育学》著作,让一些初步的成果得以用理性的方式沉淀下来、凝固起来。这对于当代书法界是十分重要而亟须的。须知当时在中国当代教育体系框架中,书法作为艺术,连“户口”(学科目录)也没有,大家都不把书法当艺术,只是写写毛笔字的文化技能而已。没有进入学科目录,连合法身份都没有,何谈教学研究,而且还是高等教学研究

《书法教育学》共分七大章加一个附则,试图对高等书法教育的活动、行为、思考、判断进行规范和设立一个学科框架以便于遵循。从开宗明义的第一章:书法教育学作为学科的确立——在书法与写毛笔字混淆不清的现状对照下,这样的“确立”绝不是多余的;再到教学观念的探讨,强调书法学习是一种讲究科学性的学习;再到教学原则、内容体系、教学计划制订、课程设置、教学大纲、专业教学之外的社会教育,临摹教学、创作教学、理论知识教学、考核……尤其是把“构成训练法”“体验训练法”等最新书法艺术教育成果也即是获国家奖的“陈振濂书法教学法”的核心内容都作了充分展开;最后,有一个“日本书法教育研究”的札记12篇作为附录,意在引进他山之石,足以构成比照。尤其是在第七章第二节提到“书法教育现代化运动”的新理念,指出当代书法教育必定会完成从古典型走向现代型即“现代化运动”的转型,在20世纪80年代高等书法教育还属凤毛麟角之时有这样的提倡,今天看来也还是切中时弊而并没有过时。

清代书法家蒋和说:“布置空白有三点:一是字中的布置空白,二是逐字之间的安排空白;三是行与行之间的空白。开始学习写字的分布,都必须停止在均匀的地方。知道了停止在均匀的地方,就要求有点变化。倾斜于平正,疏远与密切;参差着落在其间。”